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- 亚洲足球即时赔率 {ganrao}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一堆稻草 | 吳順榮
2019-12-27 06:30:00

莫奈《干草堆》


每次回到老家,總想去田頭走走。

 

哪怕是在冬天,盡管田野里已沒有了莊稼,田畈里唯有收割機啃剩下的稻梗,齊刷刷地直指天空,像一排排光禿禿的蘆稈在村前向遠處延伸。田埂上的那些野花野草還在,薺菜馬蘭頭也還在,在寒風中點綴出零零星星的一抹抹綠色。

 

望著這些剛剛收割完的稻田,一種復雜的感覺油然而生。一方面,稻田完成了它的使命,金燦燦的稻谷讓農人最貼切地感受了豐收,這是多么值得感恩的事。另一方面,稻田的這種使命,沒能一季季延續下去。如今,農民只種一季水稻了,也不種春花作物了。秋后的農田一片荒涼,這是多么令人惋惜的事。要是在以前,此時的田野,麥苗已經綠色如茵了,蠶豆苗已在風中搖曳舞動,油菜早已挺直了身子,而紫云英已呈現出那“草色??唇次蕖鋇拿讕傲?。

 

不遠處有一堆稻草,就堆在田埂上。圓圓的身子,尖尖的頂,一眼望去,像一個隆起的黃土墩。稻草堆,有些地方叫草垛,有些地方叫草蓬,我們老家一帶則習慣稱其為柴堆。以前像這樣的柴堆,田野里、場地上到處可見,曾是農村的一道風景線。現在不經意間見到它,卻讓我有些好奇,是誰還會在乎這些稻草,而且這么整齊有序地堆在這里,而不是隨手放一把火將其燒掉。多少年來,每到秋收,田野里總是火光連天,濃煙滾滾,且屢禁不止。我想,眼前這“杰作”,一定是出自一位熱愛土地熱愛莊稼愛物惜物的老農之手吧。

 

很顯然,這個稻草堆在這兒已經很久了,許是被人遺忘了,或是被人遺棄了。在清冷的晨氣中,冬日的陽光抹在田野,也抹在這堆稻草上,于是那枯黃的稻草透出一片金黃,像是恢復了往日的生機。它多么希望有耕牛一路啃食而來,它愿意繼續作為牛的草料,并會興奮地在微風中顫動以示歡迎。然而耕牛沒有來,耕牛早已被鐵牛所替代。它更希望那位老農來把它帶回家去,不要把它遺忘在這兒,更不要將它遺棄,可老農至今也沒有來看望過它。許是這位侍弄過它的老農已跟隨子女去了城里,連孩子們也不愿來草堆邊玩耍了。終于盼來了幾位割菜的女人,說不定她們會發現它。如果家里實在不需要它了,哪怕歇息時,從中抽一把下來,墊在屁股底下,坐下來聊聊天,說些家長里短的事,它也會高興得咔咔作響。然而,她們連看它一眼的興趣也沒有,站在遠處說笑一會就走了。

 

這堆稻草已為人所遺忘。只有幾只麻雀常常落在上面,時而蹦蹦跳跳;時而嘰嘰喳喳。這孤獨的柴堆,倒成了麻雀們的生活場所和活動舞臺。也許要不了多久,風吹,日曬,雨淋,金黃的稻草會漸漸變得灰白。無遮無攔的稻草,就在這田埂上腐爛。整天高翹著頭總在盼望著什么的稻草堆也將消磨下去,變成坍塌的一團亂草。

 

曾幾何時,稻草是我們的一個寶,它維系著每個家庭的日常生活。母雞要下蛋,雞窩里墊上一圈稻草,一會就聽到了咯嗒咯嗒的報蛋聲;母豬下崽了,也得拽幾把稻草給剛出娘胎的小豬崽暖暖身子;蠶寶寶要“上山”了,用草繩和稻草搖幾條“柴龍”,蠶就在上面搖頭晃腦地吐絲結繭了;春天要養水草了,搓些草繩在河里圍個圈,初夏,河面上就綠油油一片了;秋收了,做幾個大小不一的柴囤,焐飯的飯囤有了,收工晚歸的父母能吃上熱飯了;暖腳的腳爐可以保溫了;谷呀米呀就有地方貯藏了;孩子在立囤里站著也不會受凍了;冬天霜凍來了,薄薄的一層稻草就能鋪暖整個菜園;裹好了米粽,然后用稻草纏上幾圈扎結實,吃起來就有一股特有的清香味。稻草自古以來就是造紙的理想原料。當初嘉興民豐造紙廠的大德橋、紅旗塘等草料場,從農村收來的稻草堆積如山,綿延數百米,場面十分壯觀。無論是農村還是城市,稻草的用途無處不在。地里的大白菜長大了,該收心了,在它們的腰上縛上稻草,白菜像一個個聽話的孩子,便收攏了無韁的心,把天光地氣擁入胸懷,一棵棵長得莖白葉肥;菜場里的蔬菜,用稻草扎成把,既攜帶方便,又美觀大方;到肉店里買肉,無論買的是腿肉、五花肉,還是豬油、排骨,師傅手起刀落,然后用稻草一扣,提溜著送到了你的手上;到漁船上買魚,稱上幾條鯽魚或鯰魚,賣主用稻草自魚嘴穿過魚鰓,打個結,遞給你。春陽下,一個人拎著一拖魚漸行漸遠漸無聲……那樣的場景,令人難忘。連站在風雨中的稻草人,也如此地敬業盡職,不知嚇跑過多少企圖偷吃糧食的鳥雀。

 

在物資匱乏的年代,家里一時建不起瓦房,就用稻草搭間草房。杜甫在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中說:“八月秋高風怒號,卷我屋上三重茅?!畢氡囟鷗ψ〉拿┪菀彩怯妹┎鶯偷靜荽畛傻陌?。當年我們弟兄兩人分家時,父親分給我一間瓦房和一間豬棚,我就在豬棚的地基上建起了草房。草房不僅為我們一家人遮風擋雨,還做到了冬暖夏涼。

 

我們祖先穿的第一雙鞋子,應該是草鞋?!妒の悍紜匪浴棒耵窀鷴摹?,就是用麻或葛制成的鞋,當時叫做“履”,實則就是草鞋,大多是用稻草制成的。盡管后來有了布鞋、球鞋、皮鞋、雨鞋,但貧困人家,尤其是農民,多數還是穿著草鞋干活。草鞋,一是制作方便。農閑時搓上一些草繩,在草鞋耙子上一套,不消一個時辰,一雙新草鞋便做成了。二是經濟實惠。不僅不用花錢,而且穿上它雨天走路、干活不會打滑。當年我們的紅軍戰士就是穿著草鞋走過了兩萬五千里長征路??梢運?,漫漫的長征路,是我們的革命先輩用草鞋踏出來的。

 

在我們江南水鄉,以前做飯,燒的都是稻柴。收完了稻谷,那一捆捆稻柴就被人們拖回家去,曬干了,在房前或屋后堆成柴堆。做飯時隨手拔幾個出來,卷成一個個草結。用火鉗把草結夾進灶膛,火柴一點,便哄的一聲躥出火苗。紅紅的火舌舔著鍋底,黑色的草灰在灶膛里舞動。就在這燃燒中,飯菜的香味、魚肉的香味、糕餅的香味、南瓜紅薯的香味……飄滿了屋子,飄向了遠處。裊裊的炊煙,來自稻草,一日三餐的溫暖,也來自稻草。

 

稻草的保暖作用是不言而喻的。記得兒時每到秋收時節,外婆總是要挑選最好的稻草,抖去雜質后曬干。一到冬天,就把稻草厚厚地鋪在床板上。這金黃色的絲絲縷縷,就成了外婆津津樂道的“金絲墊”。再在上面鋪條墊被或毯子,躺在上面既暖和又舒服,還能聞到一股特別的清香,仿佛每一根稻草里,都帶著陽光的味道。躺在這樣的床鋪上,總覺得自己睡在稻草的懷抱里,睡得既踏實又香甜,每晚都在窸窸窣窣的溫聲細語里進入甜美的夢鄉。

 

一輪冬陽,照暖著大地,照暖了田野。我默默地走近那堆稻草,它依然高昂著頭,一根根,一絲絲,放著光芒,直指遠方,一種英雄遲暮的悲壯氣息撲面而來。我從中抽出一根,嗅了嗅,依然聞到了兒時夢里的那種芳香。


來源:讀嘉新聞 作者:吳順榮 編輯:鄒漢明 責編:沈秀紅

足球赔率即时赔率比分: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